点击进入新锦江娱乐官网:www.xjj6789.com     开户热线:159 0961 6666

【百家廊】惟愿度日如年

来源:新锦江娱乐| 2021-02-16 11:43|
  今次过年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,都是一个最不折腾的年。自成人以来,几乎很少有安安静静呆在平时工作的城市过年的记忆。以往此刻大都人在旅途,不在路上,就在天上,或在水上。
  今年基本上都按捺不动,小到城市,中到国家,大到世界,莫不如此。一方面是政策导向,另一方面也是大家的自我保护,大家经过痛切的体会,深刻认识到这年头坐在家里最安全。所以今年的春节,全体公认的主题词是一个字:宅。
  宅在家里,宅在小区,不宅时也至多逛逛本城景点,抑或去影院看爆米花电影。去年一年倒闭了不少影城,但过年这几天,排队看电影成为一大景观。大年初一,七部新片上映,第一天就创造了中国电影单日票房17亿元人民币的新纪录。影院经理大都喜出望外,他们总结为「报复性观影」,因为大家都憋了一年,快憋坏了。照此势头,一个春节档下来,大有填满往常全年票房的可能。
  我的春节,选择宅在书房,翻翻久违的书卷,还有酝酿已久的书稿也该动笔了。这麽读读写写,日子似乎过得既慢也快。慢是没有到处赶场子,不用着急上火地满世界乱窜;快是还没觉得读完多少页、写完多少字,又到了吃下一顿饭。
  感受了几天,顿然喜欢上这样的生活,甚至喜欢一直这样「度日如年」。慢下来过年的好处是,开始审视起春节本身的内容了。
  现下过年大都是稀里糊涂过的,每天应该怎样,没多少人考虑。但其实在从前,过年每天的内容和主题都是不同的。从初一到初七,分别叫鸡日、犬日、豚日、羊日、牛日、马日、人日。人们会在这一天,将习俗的重点分配给相应的动物与人。
  这个做法来源于女娲创世,据说当年女娲先用六天造出了鸡、狗、猪、羊、牛、马,积累了经验后,在第七天造出了人。也许人是最后造出来的,所以他比前面七种动物都要複杂,最主要是有了思想。极有意思的是,西方的《圣经》也有「创世纪」,上帝用五天时间创造了光、空气、树木、星月、鱼与飞鸟。第六天造出了人。表面看上帝造人好像比女娲少用了一天,其实不然,上帝造人用了两天,第一天造出了一个男人,第二天用男人的肋骨又造出了一个女人,这就是亚当和夏娃。所以,东西方殊途同归,都用了「七日」让这个世界露出雏形。
  我经常好奇,在那个没有任何通讯沟通的年代,遥远的女娲和上帝没有商量,就不约而同地一致用七天来创世。这个偶合简直神奇之至,而且不可思议。
  从初一到初六的六畜之日如何过,已不可考。但初七的「人日」习俗,却有相当多的记载,而且很多农村地区一直沿袭至今。所谓人日也就是人的生日,这种说法由来已久,至少在两千年以上。汉朝的东方朔在《占书》里说:「其日睛,所主之物育,阴则灾」。后来的《燕京岁时记》里说得更明白:「初七日谓之人日。是日天气清明者则人生繁衍。」可见这一天不但重要,而且老天还得帮忙。假如天气不清明,甚或下点小雨,都会让人惶恐不安。因为在古时候,繁衍是头等大事。
  搞不清来历,不妨碍咱们照着过。中国虽大,但地不分南北,一般都把过年定格在从除夕到初七,所以民间向有「七不出,八不归,九九出门一大堆」的说辞,也就是说初七这一天是不出门的,只在家里陪家人。而到了初八,必须出门走动,不到晚间不归家。初九的日子出门在外会有鸿运当头。
  我不知道这个习俗是什麽时候丢掉的,反正在我们小时候是不过的,至少没人提这个「人日」,大约跟我们近百年来,不重天地人有关,人日的习俗竟然为人所忘,也就不奇怪了。可是在乡间,初七日是满隆重的。隐约记得小时候在皖南老家的泾县,住在舅舅家,初七一早被叫起来,把我们一帮小傢伙聚到一起,在祠堂前的打穀场上置放了一个大秤,让我们坐进箩筐,像抬稻穀一样抬起来,然后记下每人的重量。长得愈快的,自然夸奖愈多。而我只是偶尔回乡,无法与上年重量比,所以也就称完拿了糖果直接跑开了。最好玩的是,我有一个小舅舅,和我哥哥差不多大,在我眼里也是一个大孩子,他也煞有介事地坐进大秤下的箩筐,让人称起来,掌秤者训斥他一年不如一年,结果在一片哄笑声中,悻悻而去。前几年返乡,此小舅居然已经不在了,给儿子盖好了三间婚房,自己年纪未老就归了尘土,想来真是唏嘘。
  想来成人世界原来也无非如此,一代人像老母鸡一样下出蛋来,孵出小鸡,然后自己早早地就谢了幕,小鸡又开始新的轮迴。人类大约就是这麽循环往复的。所以一个人无论什麽时候,都要回望来路,不能把自己的出发地忘了。隋代的薛道衡就写过一首很著名的《人日思归》,诗曰:「入春才七日,离家已二年。人归落雁后,思发在花前。」刚过完年,就思归了,如果不是人日,恐怕也难有如许感慨。而思念之情虽在春花绽放之前,但真的归家一定要落在大雁南归之后。这就是人在旅途的无奈。家乡亲人虽常在念中,但要付诸行动,却也不那麽容易。如今都已经现代化了,交通那麽发达,但火车站不仍聚集大批回不去的游子吗?
  但无论是否回得去,「人日思归」总是更重要的,有了思归之心,有时也等于回去了。人日,其实是老祖宗在提醒我们,时刻不要忘记自己作为「人」的身份,而依託春节的特殊日子,效果自然超过寻常日子。春节的聚合力是神奇的,超越一切权力的约束。比如现在的各大城市纷纷发文禁放鞭炮,但民俗的巨大惯性是无法抵挡的,这几天在深圳,时不时还能听到零星的鞭炮声,让人想起「爆竹声中一岁除」所言不虚。无论你承认还是不承认,鞭炮都是春节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假如剥离了这些符号化、仪式化的内容,春节就是一个空壳。
  我们老是担心今天的年轻人去过洋节,却不反思我们自己亲手在阉割我们自己的节日。人日多做些人事,这个世界会好很多。文章来源:新锦江娱乐:www.xjj698.com
oumin@189.cn kanmiaochen@21cn.com liyg@21cnsales.com ibm2012cd@21cn.com Athena_1a@21cn.com 1994004509@qq.com Athena_1a@163.com